阿格–Ahger

yoooo~~我是阿格,請多多指教

灰燼


•前戀人設定  •occ 有 •如果有形容得不好的地方請告知

「哥,我喜歡你。真的……好喜歡你」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或者是愛。

「原來我只是喜歡,不是愛啊~」 那人裝作嘆息般的說出半玩笑的話

他急忙抱住那人不停地在他耳邊說著我愛你,那人知道他總是分不清玩笑和嚴肅話的差別。

所以常利用這點來捉弄他,喜歡看他發現自己又被玩弄時生氣的小表情,那總是令他想他壓在身下好好地疼愛 。

他們之間就像剛燃起的柴火,只要一點就可以燃燒整片草原的熊熊烈火。

他們之間相差了5歲,那人是個上班族,長相帥氣、個性又好,誰不喜歡呢。他則是個大學生,雖然他也生得俊俏,但不愛說話,所以很少朋友。

那人生性愛玩,所以當他的朋友知道他有一個小他5歲的戀人時,都在勸他趕快分手,以免傷了人家的心。那人只當朋友羨慕他,也不當一回事。

他和那人在剛開始交往時,時常在家吃飯。他曾問過那人為什麼不出去呢。那人說,「回家時,看到有人在家為了你做飯,不覺得很感動嗎?」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剛開始的幾個月,他們還會在家吃飯,漸漸地一年、兩年過去了,他們見面的時間變少了。以前那人偶爾還會到大學來找他,現在就連平常都很難見到。

他的朋友曾語重心長得跟他說,“你男友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人了啊” ,他當時還不以為意,只對朋友說我們還很恩愛呢!

「哥還沒回來嗎…」他回到兩人同居的屋子時,發現屋裡還是黑漆一片。

「打電話問一下吧」 “喂—” 

「哥,你今天…會回來嗎?」他小心翼翼地問著。

“不了,今天公司聚會。”「喔…那哥你自己小心點哦。」“我會的。”

「今天也不回來了啊。我們…是不是在漸行漸遠了呢?」他把自己摔進沙發中,他閉上眼睛,好像還可以聽到朋友的話——

“冠霖…賴冠霖!!”

他抬頭看著站在他面前一臉擔憂的李大輝,他這才發現他已經渾渾噩噩的過完一天了。

“冠霖啊—你…沒事吧?要不要回家休息啊,今天就不要跟我們去聚餐了吧。”

他想起來今天已經和朋友們約好要去一家新開的意大利麵店,然後再去最近很熱門的Club玩一下。

「我沒有問題的!」他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壞了朋友的興致。

——————————————————————

在吃飯過程中,他感覺到眼皮一直跳動,似乎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吃飽喝足之後就要去玩啦!”

「你吃那麼多,不怕等一下喝太多酒給吐了啊!」

“哎唷,幹嘛詛咒我!你才是呢,最好不要喝到醉了啦!”

「那我們等一下來比誰喝最多啊!」“好啊!誰怕誰啊!”

聽著朋友們幼稚的對話,剛剛因為那人傳給他說又不回家的訊息而鬱悶的心情,也煙消雲散了。

“傳訊息給誰啊~”「沒什麼,只是朋友而已。」那人收起手機,對著靠過來的朋友說。

“是嗎—”「真的啦!不然,我先自罰一杯以表誠意。」那人看著朋友們終於不把重點放在他身上後才放下心來。

“丹尼爾哥!你今天也來啦!”長相甜美的男孩不知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一開口就是甜膩的聲音。

“義建啊,這位是…?”「他是…“我是丹尼爾哥的男朋友” 說完還朝他的唇輕吻了一下。

好巧不巧的是,這正好被賴冠霖看見了。他整個人就像被人狠狠掐住脖子一般,無法呼吸、雙眼蓄滿了淚水。

“冠霖,你沒事吧?”李大輝一回頭就看到他死死地咬住下唇,雙眼狠狠地瞪著一個方向。大輝隨著冠霖的視線看過去,赫然發現是他的男朋友姜丹尼爾,而且身上還掛著一個男孩。

“冠霖!你要去哪!”聽到其他人出聲,李大輝才發現賴冠霖已經轉身跑出店外。

可惜,丹尼爾並沒有發現冠霖在場,所以他也不會知道,賴冠霖心中的姜丹尼爾已經不再是以前單純的愛著他的人了。

“丹尼爾哥~你帶我去你家好不好嘛~”男孩親暱的抱著姜丹尼爾的脖子撒嬌著。

「知道了,但你只能待一下子哦。」姜丹尼爾總是受不了別人對他撒嬌,當初賴冠霖也會和他撒嬌。但是,在他常常和朋友或是男孩在一起不斷晚歸後,賴冠霖就很少對他有很親暱的舉動了。

一打開門,姜丹尼爾就看見賴冠霖瘦高的身軀、紅腫的雙眼。

“丹尼爾哥,你家好棒—哦”跟在他後面的男孩一看到賴冠霖就停止了話。

“那個…丹尼爾哥,我先回去了。”男孩飛快的逃離現場。

「姜義建。」沙啞的帶了點哽咽的聲音,這是姜丹尼爾第一次聽到賴冠霖這樣叫他的名字。

「我到底哪裡不好了?我為了你學煮菜,為了可以更配合你,我也試著不為了小事情而生氣,努力變得更加成熟!可你卻天天不回來,這就算了。你還和別人有那麼親蜜的互動!」賴冠霖用力的吸了鼻子,努力地瞪大眼不讓眼淚在姜丹尼爾面前落下。

姜丹尼爾突然很想將眼前的人緊緊抱住,告訴他,他很抱歉、他會和那個男孩斷乾淨、也不會再晚歸了,從此以後只會專注在他身上。他希望冠霖可以打他、罵他,也不希望他說出那句話,正當他要伸出手時,賴冠霖突然笑了。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吧。我們分手吧—這樣對你、對我而言,都是好的。」

賴冠霖早就已經想好這句話了,雖然他本來是想,假如姜丹尼爾有挽回他的話,他會先揍他一頓、然後再大發慈悲的留下來。可是,姜丹尼爾卻始終沒有回應,所以他放棄了、死心了。

賴冠霖說完後轉身就往房裡去,拿出他從CLUB回來後就整理好的行李箱,頭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姜丹尼爾,一個人站在偌大的客廳裡,賴冠霖關門時的聲響還在房間裡迴盪著。

賴冠霖離開公寓後,去了閨蜜李大輝的住處借住一晚。

“冠霖,你接下來要去哪啊?”

「……可能去英國完成學業吧—只要能離開這裡,哪裡都可以。到他找不到我的地方。」

李大輝看著賴冠霖在黑暗中流滿淚水的臉龐,“去英國之後還是要跟我連絡哦!”「知道了」賴冠霖翻了個身把臉埋在棉被裡哭泣,還是有人會在他難過時陪伴他。

後來,賴冠霖離開韓國。在去英國之前,他回了自從15歲後再也沒有回去的家鄉—台灣。

“叮–咚” 

熟悉的場景,彷彿又回到以前補習到很晚才回家時,看見燈火通明的客廳、按下電鈴後急忙出來開門的姐姐、還有進到家裡時的一句“你回來了,今天辛苦了。” 這些種種,無不讓他在夜深人靜時默默落淚。

“來了,來了—冠霖!你怎麼回來了!”他的姐姐看見許久不見的弟弟激動地哭了,而賴冠霖也抱著她大聲哭泣。

“好了,別哭了。怎麼可以這麼醜啊~”

「姐妳還不是一樣,妳哭得還比我慘好不好!」

“臭小子,我這叫梨花帶雨好嗎!”「你們兩個!在自家門前吵架好看嗎!真是的!」

賴媽媽從廚房就聽到他們兩人的聲音,她正想要叫進門準備吃飯了,沒想到就看到他們在玄關爭執、門還開著!賴冠霖看見母親還可以大聲罵他就放下心了。想當時,他毅然決然的離開家後他姐姐告訴他,母親的身體健康變得不好了。直到近年來,她才終於釋懷了,身體也漸漸康復。

在吃過晚飯後,他回到了那間陪伴了他童年時期的房間。乾淨、整齊的家具、所有的一切還是在原本的位置上,像是他從未離開過。

“  一是嬰兒啼哭  二是學遊戲

   三是青春物語  四是碰巧遇見你

   了解這個你  沉迷這個你

   時間暫停  再繼續

   十是寂寞夜裡  百是懷了疑

   千是掙扎夢醒  萬是鐵心離開你… *”

他躺在床上聽著從樓下傳上來的音樂,抬手揉了揉眼睛,才發現自己已淚流滿面。閉上雙眼,讓自己沉入夢鄉。

“你要在這待幾天呢?”賴爸爸在早餐時問了他一句。

「今天下午就去機場。」“這麼快!?不在家多待幾天嗎?”

 「不了,我還有學校手續、住宿的事,要早點去才可以。」“那我載你去機場吧!”

「妳別湊熱鬧了,乖乖的去上班吧!」賴媽媽端著早餐走了出來,經過她旁邊時拍了一下她的頭。

「我自己去就行了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姐姐我只是關心你啊~”

在他準備去機場前,他父親和他講了一些話。

“冠霖啊—無論如何,這裡永遠是你的避風港。想回來就回來吧!” 一直以來,在他心中父親都是很嚴肅的,當他聽完就忍不住的哭了。

「再見」他搭著計程車,看著站在家門和他揮手的父母。就像幼時搭娃娃車去上課一樣,不過不一樣的是以前幾個小時後就可以再見,這次要幾個年頭才可以相見。

過了5年,他在英國完成了學業,找到了一份和他的專業相關的工作,也算小有成就。

“冠霖,你真的很厲害呢!沒想到你竟然會那種程式。”

「沒什麼啦,以前在大學有修過這堂課。」

他和同事們剛走出Pub,他們正要分開,各自回各自的家。

「嗚哇,今天好像喝太多了。」賴冠霖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周遭只有幾家店還開著。

“冠霖?冠霖,你是賴冠霖嗎!!” 突然,賴冠霖被人從背後拉住,他轉過身要否認時,他看見那個人的臉,瞬間讓他清醒了許多。他從震驚到收斂情緒,這一切都看在姜丹尼爾眼裡。賴冠霖沉下臉,帶有敵意的眼神、讓姜丹尼爾非常痛苦。「你想怎樣!」“我們可以聊聊嗎?一下就好–”「好—但只有一下子。」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距離他們最近的咖啡廳

“ 兩位好,要喝什麼呢?”「一杯黑咖啡。」“…焦糖瑪琪朵,謝謝 ” 

“沒想到你現在喜歡黑咖啡呢!”「人總是會變的,而我不想停留在過去。」“是嗎—”

“兩位的咖啡。” 服務生輕輕地將咖啡放上桌。

他們無言的喝著咖啡。賴冠霖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車輛、和偷偷看著他的姜丹尼爾。一點都沒變呢—即使34歲了,也像當年他們分手時那般帥氣,時間更增添了成熟在他的臉上。

姜丹尼爾看著賴冠霖冷俊的側臉,他想,冠霖以前的嬰兒肥消失了、五官變得更加精致,好像又長高了點。

直到賴冠霖將杯子放下,他才回過神發現賴冠霖在看他。

「如果沒有其他事,我要先回去了。」賴冠霖說完便站了起來準備往門口走

“等等—你都沒有想說什麼嗎?”
「我還有什麼可以說,一切都成定局了啊。」
“可我還愛你—” 賴冠霖將身體轉向他
「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五年前那個晚上,如果我多了勇氣、如果你少了遲疑,我們可能還會在一起。不過,那都是如果。」

「醒醒吧,別活在過去了。放過你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足以燃燒整個大地的火焰,只剩下餘灰,也很難復燃了。

END

耶~灰燼完結了!!辛苦了等待這篇的朋友🙇

不過結尾有點快速,拖太久的下場……

也謝謝大家的支持♥♥

*楊丞琳–年輪說

有三种题材想写,第一篇会先发
《上天的礼物》BE
大綱

霖霖18歲生日當天因車禍喪命,哥哥們走不出失去霖霖的傷痛,尤其是一到雨天就會想起霖霖。

過了3年,尹智聖和黃旼泫是最先從傷痛走出來的,他們將其他人從低迷中一個一個拉出來。

又過了兩年,霖霖生日那天。他們在門外看見一個5歲小男孩,他們為他取名,然後養育他成長……

《灰燼》會在禮拜天把完整版放上來。謝謝支持♥
新篇的大綱會在下周出現!
佔tag抱歉

《灰燼》中

“冠霖…賴冠霖!!”

他抬頭看著站在他面前一臉擔憂的李大輝,他這才發現他已經渾渾噩噩的過完一天了。

“冠霖啊—你…沒事吧?要不要回家休息啊,今天就不要跟我們去聚餐了吧。”

他想起來今天已經和朋友們約好要去一家新開的意大利麵店,然後再去最近很熱門的Club一下。

「我沒有問題的。」他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壞了朋友的興致。

——————————————————————

在吃飯過程中,他感覺到眼皮一直跳動,似乎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吃飽喝足之後就要去玩啦!”

「你吃那麼多,不怕等一下喝太多酒給吐了啊!」

“哎唷,幹嘛詛咒我!你才是呢,最好不要喝到醉了啦!”

「那我們等一下來比誰喝最多啊!」“好啊!誰怕誰啊!”

聽著朋友們幼稚的對話,剛剛因為那人傳給他說不回家的訊息而鬱悶的感覺,也煙消雲散了。

“傳訊息給誰啊~”「沒什麼,只是朋友而已。」那人收起手機,對著靠過來的朋友說。

“是嗎—”「真的啦!不然,我先自罰一杯以表誠意。」那人看著朋友們終於不把重點放在他身上後才放下心來。

“丹尼爾哥!你今天也來啦!”長相甜美的男孩不知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一開口就是甜膩的聲音。

“義建啊,這位是…?”「他是…“我是丹尼爾哥的男朋友” 說完還朝他的唇輕吻了一下。

好巧不巧的是,這正好被賴冠霖看見了。他整個人就像被人狠狠掐住脖子一般,無法呼吸、雙眼蓄滿了淚水。

“冠霖,你沒事吧?”李大輝一回頭就看到他死死地咬住下唇,雙眼狠狠地瞪著一個方向。大輝隨著冠霖的視線看過去,赫然發現是他的男朋友姜丹尼爾,而且身上還掛著一個男孩。

“冠霖!你要去哪!”聽到其他人出聲,李大輝才發現賴冠霖已經轉身跑出店外。

可惜,丹尼爾並沒有發現冠霖在場,所以他也不會知道,冠霖心中的他已經不在是甜蜜的了。

柴火—終究是會燒盡的。即使是曾經非常相愛的戀人,沒有好好經營這段感情,也終究會分開的。

TBC...

有點短……

下集

霖霖會和丹尼爾大吵一架,然後分手。

出國深造,回國後偶遇丹尼爾……

《灰燼》 上

•前戀人設定  •occ 有 •如果有形容得不好的地方請告知

「哥,我喜歡你。真的……好喜歡你」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或者是愛。

「原來我只是喜歡,不是愛啊~」 那人裝作嘆息般的說出半玩笑的話

他急忙抱住那人不停地在他耳邊說著我愛你,那人知道他總是分不清玩笑和嚴肅話的差別。

所以常利用這點來捉弄他,喜歡看他發現自己又被玩弄時生氣的小表情,那總是令他想他壓在身下好好地疼愛 。

他們之間就像剛燃起的柴火,只要一點就可以燃燒整片草原的熊熊烈火。

他們之間相差了5歲,那人是個上班族,長相帥氣、個性又好,誰不喜歡呢。他則是個大學生,雖然他也長得俊俏,但不愛說話,所以很少朋友。

那人生性愛玩,所以當他的朋友知道他有一個小他5歲的戀人時,都在勸他趕快分手,以免傷了人家的心。那人只當朋友羨慕他,也不當一回事。

他和那人在剛開始交往時,時常在家吃飯。他曾問過那人為什麼不出去呢。那人說,「回家時,看到有人在家為了你做飯,不覺得很感動嗎?」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剛開始的幾個月,他們還會在家吃飯,漸漸地一年、兩年過去了,他們見面的時間變少了。以前那人偶爾還會到大學來找他,現在就連平常都很難見到。

他的朋友曾語重心長得跟他說,“你男友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人了啊” ,他當時還不以為意,只對朋友說我們還很恩愛呢!

「哥還沒回來嗎…」他回到兩人同居的屋子時,發現屋裡還是黑漆一片。

「打電話問一下吧」 “喂—” 

「哥,你今天…會回來嗎?」他小心翼翼地問著。

“不了,今天公司聚會。”「喔…那哥你自己小心點哦。」“我會的。”

「我們…是不是在漸行漸遠了呢?」他把自己摔進沙發中,他閉上眼睛,好像還可以聽到朋友的話——

TBC...

祝親愛的奶罐生日快樂(´∀`)♡

《灰燼》下 明天發

一個腦洞

霖霖和丹尼爾是戀人。之後丹尼爾劈腿,兩人大吵一架,霖霖決定離開。多年後兩人相遇,丹尼爾還是愛著霖霖、對劈腿的事感到抱歉,可是霖霖已經對他沒感覺了。
大概是周六會放第一部分。希望大家會喜歡♥

【挂人】关于绝对崩溃的作者抄袭逆转世界一事,希望写手可以删文或者锁文修改

太太加油

凛冬SAhjik_MHA出久右only:

 


 


 


 


 


占tag致歉。


 


不说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注意是抄袭不是撞梗。


 


撞梗没什么,可怕的是抄袭、抄人设抄剧情抄动作。


然后和我说是撞梗。


 


我不是因为对方写了黑久就挂抄袭,而是很多绝对崩溃里的很多细节,让我在看的时候(忽略一些用词)直接想到了逆转。


 


原作者说是我的粉但是……我真的没有在推荐和红心那里找到他的痕迹,反倒是我的斯坦因系列点了喜欢。其实如果这篇文在写之前有提到过是看了逆转才有此灵感/打算。我是没有这么生气的,但是在我私信之后,对方给我的回复是在逆转之前就有了大纲。


 


有一点希望各位记一下:我们两个的共同点之一是绿谷出久和八齐会的惠理关系很好


 


在这里我给各位解释下撞梗和抄袭。


我写了黑久,然后其他人也写了黑久,这叫撞梗。


我写了黑久和所谓的八齐会的惠理关系很好,和暗杀者打了一架回到基地后被AFO看上去关心实则敲打这样的剧情。


然后文然也写了黑久和八齐会的惠理关系很好,和淤泥打了一架后被AFO急哄哄的联系,看似关心实则想要利用黑久的展开。


像这样直接套用别人独创出来的剧情,这就是抄袭。


还不止一处。


 


绝对崩溃到目前为止的连载和我的逆转世界存在大量的设定重合以及既视感强烈的剧情走向,甚至将我的一些描写改掉几个词、长句子拆分开直接用在自己的文里。


 


在我私聊他的时候,却和我说每天都在等待我的更新,是我的粉丝。


他的原话“还为了与太太专门避免撞车这种事情发生的说”这句话我没有读懂。


 


另外一句“太太,我看了您最新的文里说道了八齐会和惠理(中间略)但这个八齐会也改动了很多而且后期我必须用到八齐会且存稿他们也是要提前出场的


这句话的语病和断句我就不说了。


我想强调的是。


八齐会是我原创的


漫画里叫做


死秽八斋会


既然你看了很多遍也很有把握的和我一样在开头就敢把平哥都没连载到的人物拿出来用,为什么会发现不了这个问题。


要说是看错也真的很可笑,为什么偏偏“撞梗”之后还会有“看错”。


是不是巧合过头了。


 


我本来是打算心平气和的解决这件事,但是这种死鸭子嘴硬和抵死不承认的行为让我觉得恶心异常。


看样子是致歉,或者因为我今天心情糟糕异常——任谁遇到这种事心情都不会好的——我没感觉到对方get到我的意图。


承认抄袭然后删文。


之后要继续码字还是换号/开小号怼我我都无所谓。


我脾气没有那么好,换句话,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也不喜欢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生气——但是这个不是由我自己来控制的。


 


我能感受到,绝对崩溃这篇文是在看了逆转世界才有的。


并不是在逆转之前就有了大纲,否则不会犯八齐会这种低智的错误,真的是在自打嘴巴。


看似在避免,实际上写手是个连大纲都没有的家伙,所谓的存稿不过也是“嗯嗯这个发展挺有意思我要写下来”。他估计看了不少文和图,然后综合这些东西还乐滋滋的觉得都是自己想的——不然他的黑久不会上一秒还是个稍微有点脑子的智障下一秒又变成光凭冲动行事的杀人狂。


对不起这已经不是黑久了。


和文笔或者年龄无关,有人的玛丽苏出久就是从开头到最后都是玛丽苏。


绝对里的“出久”,让我感觉这一秒是叶良辰下一秒又不知道是那个黑暗星球来的中二王子偶尔还会变身成觉得自己酷炫狂霸拽的龙傲天。


时而冷酷时而疯癫时而霸气……?


主角的性格宛若疯狂摇摆,原因简直显而易见,写手把其他人设定的黑久的一些遇事反应套用到自己的文里,就会让自己笔下的人物有这种类似精神分裂的感觉。


差不多精分成好几个不同性格的所谓的黑久了吧。


 


说下具体的。绝对崩溃到目前为止抄袭逆转世界的共有16项(详细的在调色盘里)


(原作中出现的)



  • 直接用了我原创的八齐会。

  • 惠理和出久的关系

  • 死柄木喜欢打游戏

  • 绝对第二章,在一次战斗后,AFO急忙联络绿谷出久看上去是在担心绿谷出久实际上不是的描写。

  • 绝对第三章,惠理给出久写信

  • 绝对第五章,绿谷出久感叹丽日个性和逆转中出久感叹心操的个性。

  • 绝对第七章,老师们的反应和逆转入学考后老师们对爆豪胜己的评价

  • 绝对第七章,出久进入英雄科后爆豪拽住出久衣领后的一系列反应和逆转中在考试前爆豪和出久的场合描写

  • 绝对第九章,绿谷出久和死柄木的对手戏

  • 绝对第九章,死柄木认为没有绿谷出久他的计划也能成功这一发展

  • 绝对第十二章,绿谷和爆豪胜己的场合。

  • 绝对第十三章,绿谷拒绝接受OFA。

  • 绝对第十四章,和原作不同,发现记者并提示饭田的人变成了绿谷出久。

  • 绝对第十五章,绿谷出久看人的眼神。

  • 绝对第十八章,相泽胳膊被折断的描写和相泽对于脑无的评价。

  • 绝对第二十章,绿谷出久的声音是诡异的电子音。


 


 


以上是比较明显的。这份调色盘我这里保存了原版,原版的内容只多不少妹子还细心的标出病句以及错别字和逻辑不对的地方。绝对崩溃的全文(有两章图片被我转换成文字)一共20章,合计两万六千字,每章保守估计一千三百字。我的逆转一章以四千三百字来算的话(因为00章只有三千多字,其余的都是4500左右)到目前已经有六万八千字,共16章。


 


在20章里,几乎每章都有和所谓的“撞梗”。


 


我的感觉就是,文然看了逆转,然后像是一边回忆一边写——就是八齐会让我注意到了这篇是在抄袭,特别是出现了八齐会之后和我的共同点高达16处之多。


 


我刚刚才到家,本来准备码逆转17章,看样子是没有时间了。


 


我这个挂人的举动,并不是为了说我很大牌或者其他的什么,我也没有欺负人的意思。和我稍微走得近点的人都知道,我三次元真的是特别忙,很多时候想要回复你们或者闲聊一下脑洞,都没有时间。每一条评论我都会看并且发自内心的感谢,生病请假的时候也是,明明素不相识,却被这样的关心着——有太多感激的话想要告诉你们但是我单薄的语言描述不出万分之一。


 


抄袭和借梗撞梗不一样。抄袭肯定是错误的,但我从来没有说犯错是不可饶恕的事情。我讨厌的是避重就轻和偷换概念,从对方的文字还好好的在lof上就能看出——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明目张胆的侮辱了。有其他两个姑娘一样直接用了逆转的剧情,一个直接复制我的战斗描写,一个直接复制了逆转第零章。但是她们的态度都诚恳异常,我也在逆转下面看到她们给我加油的评论……其实这两个的情况比文然的严重得多也显得有点笨,不过态度真的是让我觉得……他们是真心喜欢黑久喜欢逆转的。


 


别把偷来的东西当成自己的,只有自己的脑洞才是最精彩——即使没有热度、没有评论、西皮冷到北极。


 


你都可以自豪的说,这是我自己的东西。


 


非常感谢你们能看完这一篇戾气十足的挂人博。也欢迎你们没事的时候找我聊天——虽然我可能会回复的异常迟。


 


 


Ps,这两天大家给我的评论我可能没办法及时回复……手头上的事情要明天下午才能全部处理完。非常抱歉了Q-Q